對博學、卓識、壯采的嚮往

88粗き厙

2018-05-16

﹛﹛撈晞峈賸痐妗珨跺祥笭猁腔岈妗ㄛ坻珩猁杻砩善湮荎痔昜奩甲鉻﹝峈迡釬▲訧掛蹦◎笢壽衾荎弊櫛馱楊腔20懂珜恅趼ㄛ坻朼祫楹梢淕跺芞抎奩爵婥衄荎弊迵劼跡擘覃脤巹埜頗睿馱釦弝舷埜惆豢腔懦々抎﹝饒虳レ捩暮瘍桶尨坻崠植芛善帣華籵黍徹涴虳抎﹝

﹛﹛﹛﹛▽寥冪▼▲掛翌湧猁◎ㄩ輮筇帝﹜婽秝冪﹝﹛﹛▽髡夔翋笥▼﹛﹛祔ァ硃剞﹝﹛﹛K▲窊吇淏猁◎ㄩ瞳拻紲ㄛ滔藝﹝﹛﹛L▲瓟悝踼禳楠碟挩﹝對博學、卓識、壯采的嚮往

﹛﹛佹肉彸景虭蝏嵿梤窒笢弊侕聶ね忘郋諮瘓侘纓蝓娸鄳習旃噶弅翑燴旃噶埜隸栥桶尨ㄛ壺賸鼠昢埜蕉彸俋ㄛ跪華峈賸柲竘詢脯棒侘﹜撮夔倰侘﹜斐陔斐珛侘驕芩譨宏媢刱接ㄛ煌煌堤怢侘纓習ㄛ峈む枑鼎奐諄遠昢ㄛ婦嬤蛂滇﹜誧諳﹜赽躓遹﹜堤踾﹜瓟谿﹜阭彶﹜訧踢盓厥﹜跪濬硃翑脹﹝涴虳侘纓習傖峈旮趙侘韁G嘐樛し秶蜊賂腔撿极撼渠﹝﹛﹛價脯絳砃庋溫轡砩﹛﹛※價脯郔泂輪福ㄛ岆督昢福痤儷醛參﹝§隸栥桶尨ㄛ釬峈侘韃蚔曀齡寋肫閥ㄛ價脯鼠昢埜揭婓蜊賂楷桯恛隅腔菴珨盄ㄛ揭婓冪撳扦頗膘扢腔郔ヶ朓ㄛ婓扦頗恛隅﹜價脯笥燴脹源醱れ覂笭猁釬蚚﹝祥徹ㄛ蚕衾價脯華揭晚堈﹜沭璃潸賴﹜渾郣誕腴﹜輩汔芴噤狫晜脹秪匼ㄛ價脯補窒霜囮桵戊妅肫鉼延媟蔆植陬騵輒鼛帎﹝

﹛﹛坻硌堤ㄛ姻瞏迅奾▼腆蝏愻矽褡絡ㄛ價掛妗珋珋測趙猁蕞妗補ㄛ妗珋笢貌鏍逜帡湮葩倓猁蕞妗補﹝

﹛﹛﹛﹛筍珩拸剒俇封庇田瓚ㄛ呥佽婓щ撙狫嬧ㄛ醴ヶ弊囀遜羶衄珨模褫磈藝岍賜珨霜妗薯腔眈壽わ珛ㄛ筍弊模勤涴珨俴珛腔笭弝最僅迵痴厥薯僅飲婓鞣鞣枑汔﹝眕奻イ湮籵婓2017爛嫘笣陬桯楷票腔湮籵FCV80щ撙炵蝟堻舒社ㄛ陔陬夥源錨忮歎峈130勀ㄛ硃泂綴忮歎躺剒30勀﹝﹛﹛奧й汁篧壬鑑﹜褪撮窒﹜楷蜊巹珩婓薊磁楷票腔イ陬莉珛笢酗ぶ楷桯寞赫笢枑堤ㄛ蔚紨祭孺湮撙炵蝟媃陬彸萸尨毓毓峓ㄛ珩勍坋爛眳綴ㄛщ撙炵蝟堻翔芼慺鮵蝵騊譬艙蝬紜陬珨欴湮寞耀芢嫘茼蚚羲懂﹝﹛﹛掛恅岆捇佴嗨埻斐煦砅恅梒﹛﹛蚴恅槽槽

--記述錢鍾書、夏志清、余光中三位文學大師1月28日在一場香港文學的座談會上,我舉了最近兩個中文用詞造句不當的例子。其中關於用詞的,是一位校長所說的「老師這樣愛戴學生,而學生……」,他應該用「愛護」一詞才對。我補充說,閱讀好的文章,有助於提高青少年的語文能力。這自然是老生常談。我有一本新書《文化英雄拜會記--錢鍾書夏志清余光中的作品與生活》,今年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所論的三位當代傑出學者作家,特別是錢、余兩位,其文章之清通多姿,堪為青少年寫作之楷模。當然,我這本書的寫作目的,並非只作為學子作文的指南,而有更廣闊的文學和文化意義。書中我對此加以闡述,並回顧如何與他們三位結緣、如何受益。■文:黃維樑「文智」、「文仁」、「文勇」閱讀錢鍾書(1910-1998)、夏志清(1921-2013)、余光中(1928-2017)諸位先生的作品,始於我的大學時期。讀錢先生的《圍城》後,難免對自己的一些老師「另眼相看」。讀夏先生的〈愛情.社會.小說〉等文,乃知文學評論不能守在一隅,而應中西兼顧。讀余先生的《左手的繆思》和《逍遙遊》,驚訝於中文的光彩,以及古今六合神思的天地如此寬廣。修讀《文心雕龍》一科,發覺這部文論經典可助我把錢、夏、余三人的傑出加以闡釋。讀其書,想見其人?1969我大學畢業那年,春天,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個講堂聽了余光中先生的演講後,約二十個文藝青年集體在九龍拜訪這位名詩人名散文家,我是其一;我們沐在春風裡,沐在春陽的光中。畢業後從香港到美國讀研究院,寒假裡千里迢迢到了紐約;冬天,立雪夏門,進而登堂入室,拜訪了志清教授。拜晤錢鍾書先生,則是15年後的事。1976年我從俄亥俄州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回母校香港中文大學教書。1984年初到北京旅遊,心血來潮突發拜訪大學者之念,臨時唐突叩門,竟蒙迎入;會晤時請教,我小叩,錢先生小鳴,甚至大鳴。讀錢鍾書、夏志清、余光中三位的著作,析論他們的著作,和他們三位書信來往,會晤他們,以至與三位中一位成為大學裡的同事,是我數十年裡極為重要的文學活動。錢、夏、余三位各有其傑出的成就:錢鍾書有「文化崑崙」之譽,夏志清的《中國現代小說史》和《中國古典小說》二書獲經典之稱,余光中筆璨五采,為詩文宗師。三位都是博雅之士,就其最突出之處簡而言之,則錢博學,夏卓識,余壯采。錢鍾書的博學,充分表現於他的《談藝錄》和《管錐編》二書。他談論人文學科的眾多議題,徵引中外大量典籍,發表意見,成其「東海西海,心理攸同」的學說,與一千五百年前劉勰的「至道宗極,理歸乎一;妙法真境,本固無二」理論遙相呼應。夏志清研讀中西文學經典,聚焦於中國現代小說,有如《文心雕龍.知音》說的「圓照之象」,發現和評審卓越的作品。他超越「政治正確」的環境,高度評價錢鍾書和張愛玲的小說,加上其他種種卓見,《中國現代小說史》成一家之言,影響深遠。余光中手握彩筆七十年,金色筆寫散文,紫色筆寫詩,黑色筆寫評論,藍色筆翻譯,紅色筆編輯書刊;他「藻耀而高翔,固文筆之鳴鳳也」(《文心雕龍.風骨》語)。如果借用古代的「三達德」來形容,則錢先生「文智」、余先生「文仁」、夏先生「文勇」;採用西方文學史的術語,則他們都是中華近世文學史的majorwriter或majorcritic;個別評價甚至可以更高。賢能的三位一體數十年裡我閱讀他們的作品而獲益至大,與他們交往而啟發感悟甚多,這本《文化英雄拜會記--錢鍾書夏志清余光中的作品與生活》是我獲益因而說明益處、感悟因而記錄經驗的文章結集,可說是一個學生上課聽講和課餘向導師請益的筆記--鄭重其事記下來且經過潤飾的。他們三位幾乎合而為一,在本書的多篇文章中,他們三位都出現。事實上,他們惺惺相惜:夏先生盛讚錢先生的小說和文學評論;余先生指導過研究生寫成錢氏作品評論的學位論文,且在2009年台灣的錢鍾書百年誕辰研討會上,發表論文析評其《圍城》。《圍城》是夏、余悅讀高評之書;錢先生則敬重夏先生這位知音,讀過余先生的作品。三位文學大家這樣的組合,更可說是兩岸三地文學的中華一體。錢鍾書原籍江蘇無錫;夏志清原籍上海浦東;余光中原籍福建永春,歸屬台灣作家,曾在香港任教十年;如果連我這個「撮合」者的香港身份也計算,則兩岸三地的中華一體特色更為明顯。本書收錄的文章共有23篇,分為錢、夏、余三部分。每部分開頭的若干篇,如第一部分的〈大同文化.樂活文章〉、第二部分的〈夏志清:博觀的批評家〉、第三部分的〈璀璨的五彩筆〉等,一般謂之論文;其他如〈楊絳就是鍾書〉、〈春風秋月冬雪夏志清〉、〈和詩人在一起〉等,謂之散文。本書於是可謂論文與散文的合集。其實對我而言,本書的文章類別可分而不可分。在「論文」中,我力求文字活潑,有姿采有個性,像美文一樣;在「散文」中,我力求內容有學問有見識,有論文的思維。換言之,於前者,我「以文為論」;於後者,我「以論為文」。「以文為論」是余光中先生的個人主張和風格,我演繹其意,即論文應該「言資悅懌」(《文心雕龍.論說》語),也就是古羅馬賀拉斯(Horace)的「有益又有趣」之意。綜合而言,不論是論文或是散文,都應該做到錢鍾書先生要求的「行文之美,立言之妙」,也就是劉勰主張的情采兼備;三位先生最為突出的品質--博學、卓識、壯采--都要擁而有之。這是我大半輩子為文「雖不能至」的嚮往,就像對三位大師學術和創作境界的嚮往一樣。余光中的香港十年本書得到母校出版社青睞。母校多有錢先生的知音,更曾決定授予他榮譽文學博士學位;近年母校出版社推出了夏先生的《中國現代小說史》等多種著作;余先生在母校教學十年,桃李滿香港,創作大豐收。三位先生與母校有這樣的淵源,或許還可以加上我是中大的校友也是曾經的教授這個元素,這本記述三位先生的文集由母校出版社出版,如此背景,還有更深厚更強勢的?本書所收文章包括近至去年7月所撰的〈到高雄探望余光中先生〉。本書附有多張珍貴圖片,包括新近拍攝的照片。去年10月26日我在高雄參加中山大學舉行的「余光中書寫香港紀錄片發表會暨慶生茶會」。余先生1985年9月離開香港到高雄任教,是年11月他寫道:香港十年是他「一生裡面最安定最自在的時期……這十年的作品在自己的文學生命裡佔的比重也極大」;他本人對這部紀錄片十分重視。本書的〈和詩人在一起--記余光中的一天〉正是這位詩文宗師香港時期作品和生活的一個抽樣紀錄。想不到發表會之後才一個半月,先生就仙逝了。三位大師先後在寒冬的12月辭世,現在天上的白玉樓,三位可暖洋洋地談文,而他們的寶貴文學遺產,則在天下由我們繼承,讓華夏子孫獲益。作者簡介黃維樑:(原)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美國MacalesterCollege及四川大學客席講座教授。著有《香港文學初探》、《文心雕龍:體系與應用》《迎接華年》等二十餘種。﹝